快捷搜索:

被围在正中央的必然是那刘岩庆因为光是他身上

滚蛋!你若是跟着我一起,目标就太过于明显,若是暴露了我的行踪,或是让我下手时功败垂成,这样的责任你担当的起吗?”
 
    “若是错失了这一次的机会,想要再靠近这刘岩庆,可是就要比登天还要困难了!”
 
    最后的这一句话,顾峥基本上是用的吼的,而他口气中的绝情,也很完美的让身后的孙二娘停止了跟随的步伐。
 
    她只能愤懑的抽出刀来,一下子就将身旁的手腕粗细的树,连腰砍断,在一通乱砍发泄之后,才算是顺了这一口气。
 
    待到她再次抬头的时候,才发现顾峥早已经消失在了这茫茫的路途之中,惊慌失措的吼叫,以及狼狈不堪的逃难人群中,竟是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了。
 
    现如今的孙二娘才想起来,自己是孤身一人的境遇,她这时候才有些惊慌与自己的孤单无助,正当她打算朝着山坡上再缩一点距离的时候,就看到了前方几个乱军被人从背后砍翻落马之后,她的爹爹率领的一行人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爹爹!”
 
    “二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顾峥呢?他城中的事情办完了?”
 
    “办完了,他让我在这里等爹爹与你汇合,他自己率先混入到乱军之中了,是去找刘岩庆。”
 
    孙老爹一听这话,立刻就提起了精神:“那我们也速速前去策应,就算是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帮她断后的这种事还是可以做一做的。”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走吧!”
 
    见到了自家的爹爹,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孙二娘就给大家朝着一个方向一指:“就是往那边跑的!”
 
    “好!快追!”
 
    一行悍匪就呼啦啦的融入到了乱军之中,所经之处只有一个宗旨,那就是别挡路。
 
    看谁不长眼的敢要挤到他们的身旁,二话不,上去就是一刀。
 
    就在他们这些断后部队在人堆中杀的兴起的时候,顾峥已经辗转腾挪的在人流中,找寻到了他此次最主要的目标,刘岩庆的亲卫队的方向了。
 
    堂堂一个大宋国的总指挥,在被金国的一个回合的冲击之下,就打乱了自己这一方军队的阵脚。
 
    不得不,这就是个怂包窝囊废。
 
    想到这里的顾峥就朝着越来越近的,那唯一一队穿着还算是精良的队的方向,观察了起来。
 
    被围在正中央的,必然是那刘岩庆,因为光是他身上的那一身大宋国的只有高级将领才能穿着的铠甲,就是他最好的标志。
 
    真的太好看了!
 
    就像是话本上的将领,奔应该有的模样。
 
    比之于顾峥前几个世界中所看到的以及他曾经穿在身上过的所有的铠甲,都要好看上十万倍。
 
    只见那刘岩庆头戴风翅战盔,前盔饰有风翅护额盖耳,顶饰红缨,随着马儿奔跑的速度,迎风摆动,煞是漂亮。
 
    而他的身上,则是更加的华美,那些圣斗士后来演变出来的神的战衣,也没有这里武将的半分漂亮。
 
    这刘岩庆,穿着的是全身的批甲,而这种铠甲可不是欧洲的那种笨重的重骑士铠甲。
 
    大宋国的铠甲,全部都是由上好的牛皮鞣制的内甲作为基壳,再在上边,用一层层的雕花,镂空技艺所制成的薄薄的铜片加上铁片,一层一层的覆盖在内甲之上,让所制成的铠甲更加轻薄透气,活动方便,十分的便于作战。
 
    此精美程度,在阳光的反射之下,竟如同龙鳞一般,密密麻麻,金光闪闪,炫目到了最高艺术的地步。
 
    在铠甲的设计上,为了让将领们活动起来方便,光是一条胳膊上的零件,就分成了三个部分。
 
    上有盆领雍颈,保护脖子,其上的甲片为了不让人转动的时候难受,竟是做成了只有指甲盖大的细密鳞片。
 
    而胸前则是为了安全着想,套了两层的裆甲,在心脏的部分,明晃晃的用一整块的精铁装配打磨成了护心镜,上臂覆膊披甲,配上琵琶大袖口,帅气到不成样子。
 
    这群风骚的武将,还喜欢卸掉一边的膀子,露出右臂,或是在明晃晃的铠甲的外边,披上一件大红色的外袍,那是金衬着红,红辅助着金,煞是显眼。
 
    怎么呢,目标巨大。
 
    先抛弃掉刘岩庆现在的这身打扮像是一个大金鱼一样的移动活靶子的问题,现在的顾峥最主要的问题是怎么在这么多人当中,近得了他们的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