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可当重骑兵而下马以后就是重步兵

   许亮道“李林,这样话,太守大人能同意吗?”
 
    李林道“哼!先不告诉他不久完了吗,等到木已成舟,他还能锁什么,难不成再告诉公孙度他错了,将乐浪给人家啊?”
 
    众人听得只好走眉头,唯独侯宇依旧是愣愣的面色,李林问侯宇道“由于,你觉得怎么样?”
 
    侯宇点点头道“不错,这是咱们能取胜而付出的代价最少的方法,虽然然人不能理解,但是也不是一个非常好的计策,而我那一营就不跟你们走了。”
 
    李林疑惑道“那你去哪?”
 
    侯宇道“我那一营,放在战场上作战有一点浪费了,我去偷袭公孙度的后方吧,我们认识人数不多不容易被发现。”
 
    李林一拍桌子笑道“哈哈,好!我早就想到这一点了,而且我已经给你选好了地方!”
 
    说着李林指了指地图上的位置道“就是这里了。”
 
    阎柔和阎志也在一边,虽然这是军事会议,但是以李林对他们的信任,也不需要他们回避,二人看了看李林值得位置惊道“元杰,这是…………这时北丰啊!”
 
    李林笑道“不错啊,就是北丰城。”
 
    阎柔道“这里可是咱们老师的居住的地方。”
 
    李林道“你们放心,我不是攻打那里,我是偷袭那里。”
 
    然后李林对侯宇道“我在那里待了大半年可不是什么是都没干啊,我已近勘察好的地形,这是地图…………”说着李林从怀里掏出来一块布。
 
    李林笑道“这个本来是我没事的时候想学习一下勘察地形回执地图的能力的时候瞎弄的,没想到这还真让我发现了不少的端疑。”李林指了指自己的地图说“你们看,北丰背面不远处就是公孙度的大粮仓,哪里有大量的粮草囤积而根据我的调查,这里几乎就是公孙度在辽东郡一般的家底了,正好让我逮了一个正着。”
 
    众人拿起地图仔细的观看,果然这上面标注了很多的图标,出了一些地形以外还有粮仓,有驻军,还有士兵的大概数量,甚至是装备的大概配比都有。
 
    太史慈疑惑道“你是怎么弄到这么多情报的啊?”
 
    李林笑道“呵呵,这种打听事的办法,我有的是!”
 
    阎柔点点头道“我说你已到没事的时候就会到处转悠,原来都是干这些事情啊?”
 
    李林道“那你以为我向你们两个,没事的时候就回到睡觉!”
 
    众人笑了笑,李林对侯宇道“你带领你的那一营人马,嵌入北丰背面的大营,给我烧了公孙度的粮草,最好能偷袭一下北丰城,但是你的人数不多,直接来一个斩首行动,给他们北丰的一些官员啊都干掉就行了,让公孙度后院起火,我就不信那老小子在前线不慌!”
 
    众人点点头道“嗯,好方法!”
 
    阎柔道“我才知道原来元杰你也好毒啊!”
 
    李林摇摇头苦笑着道“五毒不丈夫啊!”
 
    众人又开始商议起出征的事情,反正一谈道打仗,肯定是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大堆,众人对然也经历过苦战,但是那是防守战,敌人攻打自己,这一会,李林不想像上次那样一个劲是出于被动,虽然仍然是敌强我弱,但是主要能把握住主动权,才能把握住整个战场的态势,公孙度那边可不比韩人好忽悠,有勇将,有谋士,李林当然要一步比一步谨慎,算计公孙度的同时也要防止被公孙度算计。
 
    李林几个人呢一直商量到傍晚,才确定方案,接个人站起身,李林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传我令!”
 
    众人拜道“在!”
 
    李林道“郝温即可清点粮草将我大军所用粮草明日一早运到屯有县,而众将回营清点兵马,明日校场阅兵!出征!”
 
    众人精神一震,大声喊道“诺!”
 
    李林说完了面色缓和下来道“呵呵,好了,现在天色已晚,明日就要出征了,咱们就在出征前的今夜大醉一场吧!”
 
    兄弟几个均是哈哈大笑“好!好!”
 
    叫人弄好酒菜,兄弟几个大碗酒大块肉的吃着,阎柔,阎志两兄弟为人憨厚耿直,很快就融入了李林的这个团队里面,李林迷迷糊糊的抱着也不知道是谁的肩膀就话匣子就打开了,众人其乐融融,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最后一顿酒…………
 
    ——
 
    天若赐我辉煌,我将比天更猖狂
 
 第七十四章 阅兵出征
 
    众人嘴在晚上均是喝的大醉,但是第二天一早也都变纷纷起来,道自己的营里整顿兵马,谁都不干当误战事,李林在这种事情上脾气可是非常坏的。
 
    李林起来便叫人那甲胄来,这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甲胄,上次有一套不怎么样的,也早就被融了重做了,现在李林也算是一方土豪了,所以太史慈,许亮几个人都将自己从前的破皮甲一扔,打造了一副很不错的甲胄,而李林从前的拿那一副就直接被舍弃了,众人也忘记给李林重做一套了。
 
    李林知道以后很是无语,自己怎么可能忘记自己有没有甲胄啊,找来许亮,李林问道“那个没有没有什么旧一点啊甲胄啊?我一会可是阅兵,穿一身布衣去算什么样子?”
 
    许亮摇摇头道“虽然咱们现在生铁不少,但是也不能留着没用的甲胄啊,那个东西造价很贵的,我们都是就一套,能穿就穿着,实在穿不了了就做新的,完了旧的那个都给融了当材料了…………”
 
    李林皱着眉头道“这可怎么办?”很是愤恨的看着许亮一身崭新的甲胄。
 
    不一会太史慈屁颠屁颠的跑来,笑着对李林懂啊“元杰,你看这是什么?”
 
    李林一看太史慈手中之物,原来是一套细甲,是防身用的,一些大人物方知有刺客,都会时刻穿着这玩应,李林一摊手道“我要的是甲胄,是甲胄,你给我这玩应干嘛?”
 
    太史慈道“元杰,这个东西可比甲胄好多了,这是李成日送给你,说是经过了十几个工匠多了一个多月才做出来,非常的坚固,而且穿在身上也不沉,我们这一帮人都没舍得穿,给你留着的,这个东西不必甲胄使用,再说,咱们也确实没有甲胄啦!”
 
    李林听太史慈一说,起身细细的摸了摸这一副细甲,果然做工精致,李成日这小子挺孝心啊,李林想了想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索性道“就他了!”
 
    众人全部打点齐备,到了校场之上,李林,阎柔,阎志,郝温,许亮接在台上。
 
    李林一身文生打扮,嫣然就是在这万军之中的军师了,李林头戴公子巾,一身青衣,里面套着细甲,看着自己这一身的打扮,李林点点头,道“呵呵,等到诸葛亮出山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啊!”
 
    一边阎柔奇怪的问道“元杰,诸葛亮是什么人啊?”
 
    李林眼睛一瞥道“没事,就是一货!”再看看阎柔阎志两兄弟,二人当然也是没有甲胄,但是人家甘愿穿着普通士兵穿的皮甲,在李林身边就像是亲兵似的。
 
    这时候,号角声响了起来,一旁有人大喊一声“阅兵开始!”
 
    然后一队骑兵进入了李林的眼帘,为首的正是太史慈,缓慢的在校场中走了一圈,次对骑兵可是跟其他的骑兵不同,脚蹬马镫,仔细一看马屁脚下还有马蹄铁,骑士们身穿精致的皮甲,手拿长枪,要配弯刀。
 
    许亮道“将军,这就是太史慈手下一千骑兵,个个都是经过了太史慈的将调细选。”
 
    李林点点头道“我给那些工匠的图纸,他们研究的不错!。”
 
    许亮道“这马蹄上的马蹄铁,还有马鞍,均是按照将军的要求打造,士兵腰间的弯刀是经过将军所化图纸的改良,工匠们研究了快两个月才研制而成的。”
 
    李林道“好!这些工匠都重重有赏!”
 
    许亮道“将军,根据我们的实验,这些弯刀的在高速的行进过程中刀刃能够最大限度的割伤敌人的身体,又不会使刀身太容易陷入敌人的身体,能够让士兵在马上快速的抽回刀,在砍伤下一个敌人。”
 
    然后进来的是许亮的八百弓手,身上佩戴的都是有韩人那边送过来的弓箭,在经过大半年的改良,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八百弓手有事经过了非常残酷的训练,在战场上肯定是一颗杀人利器。
 
    后面进来的是两千步兵,其实也算是恢宏,看来许亮果然是按照李林的要求,士兵都是精壮,而且韩人汉人混编,部分是汉是韩,待遇相同,赏罚明确。
 
    最后就是李林期待已久的侯宇那五百人了,人还没有走近,许亮就道“将军,侯宇那一营人马就要出现了!”就连许亮的呼吸都显得急促了,李林很是奇怪,到底是一批什么样的人马,能让他这样的心惊胆战。
 
    郝温在一旁忽然挤出来一句,“将军,你会为这一支军队而感到骄傲的!”
 
    李林笑了笑,没有什么表现,阎柔兄弟听了许亮,郝温的话都纷纷张大了眼睛要好好看看。
 
    果然,没一会,一阵黑影缓缓进入校场,当李林几个人能偶看清的时候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阵黑影,真是侯宇那一营的人,五百人策马而行,非常的整齐,全身重甲,黝黑亮泽,整个人都包裹在黑甲之中,不仅是人,就连马的身上也包有黑甲,只露出来两个眼睛,士兵身后背着李林所留下的图纸上的斩马刀,看来也是经过了很好的改良了,左手上带着圆盾,右手抓着马缰,马
    许亮对李林道“不是,将军,侯宇这一对人马,可当重骑兵,而下马以后就是重步兵,在咱们攻打辰韩的时候,侯宇就带着这一队人马,劫了韩人的大营,横冲直入,看了主帅的脑袋不说,竟然没有一人伤亡。”
 
    李林问道“他们这一身装备是?”
 
    许亮摇头苦笑道“这些可都不是咱们的工匠生产的,虽然咱们本身有一些工匠,在攻打辰韩的是后也俘虏了一些,但是咱们毕竟还是非常缺少,而将军留下的图纸之中,斩马刀太过的耗费材料,所以我就没有启用,但是侯宇却看出了斩马刀的好处,所以就给他这一营人马装备,但是我们缺少工匠,材料还算是宽裕,侯宇管我要人,我没有给,结果侯宇直接夜袭辽东的襄平城,劫走了上百的工匠。不论是这一身的重甲,还有背后的斩马刀,手中的圆盾,就算是马身上的弓箭,都比我们的要精良,但是耗费也是多了是被,将军曾经吩咐过,要最大限度的支持侯宇,所以我才一直给侯宇最大的帮助,大爷仅限于金钱,和物资。”
 
    李林点点头,感叹了一声“娘的,人才啊…………”
 
    就在众人愣神之间,这五百人忽然加速,奔着将太冲来,口中大喊着“杀…………”众人已经,李林心里十分的震撼‘没想到,这五百人的骑兵,在冲锋起来后竟然有如此大的其实,娘的,弄得老子现在腿都动不了了!’但是出于对侯宇的信任,李林并没有想着侯宇要害自己。
 
    阎柔,阎志最先反应过来,直接拔出到来喊道“他这是要干什么!”
 
    许亮赶紧安抚道“兄弟莫怪,他不是要害将军!”
 
    果然到了将台前,五百人,五百匹马,齐齐的停下来,一个回身,侧着对着将台停下,五百人纷纷的看向了李林,地吼了一声“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